<big id="8i1ic2"></big><dd id="8i1ic2"></dd><ul id="8i1ic2"></ul>
      <table id="8i1ic2"></table><span id="8i1ic2"></span><optgroup id="8i1ic2"></optgroup>
        • <dt id="x4ogd8"></dt><acronym id="x4ogd8"></acronym><thead id="x4ogd8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• <sup id="7yx4nh"><strong id="7yx4nh"></strong></sup><em id="7yx4nh"><dd id="7yx4nh"></dd><kbd id="7yx4nh"></kbd></em><noscript id="7yx4nh"><acronym id="7yx4nh"></acronym><li id="7yx4nh"></li></noscript><legend id="7yx4nh"><ul id="7yx4nh"></ul><strike id="7yx4nh"></strike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金蘋果遊戲-揚州過雁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親愛的璟榕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信悅。時久未見,不知你是否一切都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約注定了金蘋果遊戲要一直追隨你的足迹,在你離開之後,我終于踏上了揚州的土地。我懷揣著酸澀與甜蜜打量著這座生養你的城市——沒有北京的渾厚,沒有上海的奢華,沒有廣州的熱情,也沒有蘇杭的精巧,卻終究是鍾靈毓秀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座太過溫柔的城市。也許是因爲總是下雨,整個城都籠罩在一層濃濃的薄霧裏,讓人忍不住柔軟下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榻的酒店是在一條立滿了梧桐的老街,那片片綠葉雨打風吹去,伴隨著橙紅色的街燈緩緩落下,緊緊地親吻地面,最終泛出一片夢幻的水光。這樣溫暖的夜景終究惹人心醉,我在這一場春雨中看著仿佛沒有盡頭的街巷,想著我錯過的你的童年,竟久久地不能睡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還是沒有停,揚州的上空是不是總積著厚重的雲層,又是不是因爲常常有水的滋潤,這裏的人,才總那麽宛轉溫柔?通往朱自清舊居的那條小巷蜿蜒回環,青瓦白牆就在身旁,翠綠的青苔恣意地生長,我赤腳踏上青石板的路,地面濕潤冰涼,有那麽一點點的滑,無限的詩意就從腳底迅速地攀上了我的脊背。突然就很想留居在這裏,花一天去做一把油紙傘,像所有對江南有幻想的人一樣,沿著石板青苔,就著細雨,就這麽一直走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瘦西湖的景色也小巧得可愛。楊柳,橋,倒影,微風,這些杭州也有,可就是讓人覺得有不同的韻味。去湖邊的時候天空短暫地放晴過,因了正是傍晚,陽光打在瘦長的湖面上,泛出誘人的色澤。夕陽下的河流,像夢一般的發出金光閃閃的美麗。真想跳進去,哪怕片刻也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總在這座城聽見雁過的聲音。按理應是沒有的,但我卻清晰地聽見輕盈中空的鳥骨,依附著羽毛,劃過空氣與身體接觸,兀自孤獨驕傲地掙脫束縛,奔向藍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是不是因爲你曾說過,人類居住的這個星球,本身是不夠穩定的。藍天白雲英雄血,都是瞬間會消失的東西。即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也可能火山噴發,泥石流,全球變暖,彗星撞地球。做與不做都不會改變這不穩定性本身,倒不如像那些鳥兒一樣,明知向天空證明是無用的,也要讓這掙紮來得高傲美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這座城便與雁有了不可分割的密切。至少在我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免釋然,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我的執念,追隨你到揚州也好,不停地寫信也好,都只不過是像個徒勞的證明。也罷,就算我也像那些鳥兒一樣想讓這掙紮來得更高傲美麗,那也不錯。不是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:揚州真的很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岚于北京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.07.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還年少,我還是個不懂得愛情的孩子。但我知道我還在愛,可是,卻不知道愛的表現方式有那麽多種,就因爲年少,所以不知道哪種是最好的。我很平凡,就是一個青春時期的女孩子,有血有肉,會哭會笑,會因爲不被愛而悲傷,也會因爲被愛而感動。生命不熄,愛情不止。相信美好,相信愛情,相信那些花好月圓的結局是存在的。人生總有一些堅持,值得我們爲之奮不顧身。我知道我還是那麽深深的喜歡著他,雖然我們連朋友都不算,也許他知道我對他的心意,也許不知道。曾多希望我們可以做好朋友。可現在才知道那太奢侈,根本就沒有可能。時間那麽快,我對他的感情卻隨著時光的飛逝越來越深。我總是在逃避,自己的感情。因爲我害怕而且我知道他不喜歡我,所以我沒有親口對他說過我的心裏話。我們其實連一句話都沒有交談過。那在網上的寥寥談及也沒有多少。對他的喜歡還是那不可思議的一見鍾情。對過往念念不忘的人,注定要比別人累。我就是這樣生活著,總回憶著我們的一次次相遇。我真沒有想到早戀這種俗氣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我身上,但是每次一看到他我就完蛋了。我想要學畫畫。我非常想要學畫畫。如果我能有只像馬良那樣的神筆該有多好,我想她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。那樣我也可以把他那陽光般的微笑畫下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不是李白,繡口一吐便是半個盛唐,但是他不知道,在我心裏,他就是那半個盛唐。我曾經一度因爲他憧憬過那種溫情脈脈的境界,像冬日裏躲在愛人懷裏吃一只冰激淩,像哪一場夢裏和誰一人一口搶一糖葫蘆,一搖一拽間,蓬松出雲裏霧裏的幸福。可是我又那麽清楚絕望地知道,他不喜歡我。我真想知道,他喜歡的女生,會是什麽樣子的。你的出現告訴我生命多奇妙。世界太大我們太小,煩惱太多而溫暖太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淚是黑夜的河流,容顔是白晝的河床,只有你和悲哀被擱淺在岸上。是的。我受過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用力地試圖過一個人,驅逐他的身影,人睡之前,安眠以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執著地試圖忘過一個人,抗拒與他有關的一切,混沌之前,清醒以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怎麽樣,我還是不後悔遇到你,那樣一個讓我千轉百回的你,那樣一個讓我認定“君不至我不老”的你,那樣讓我哭了一次又一次的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只要能夠每天看見你笑,金蘋果遊戲就滿足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親愛的璟榕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信悅。時久未見,不知你是否一切都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約注定了金蘋果遊戲要一直追隨你的足迹,在你離開之後,我終于踏上了揚州的土地。我懷揣著酸澀與甜蜜打量著這座生養你的城市——沒有北京的渾厚,沒有上海的奢華,沒有廣州的熱情,也沒有蘇杭的精巧,卻終究是鍾靈毓秀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座太過溫柔的城市。也許是因爲總是下雨,整個城都籠罩在一層濃濃的薄霧裏,讓人忍不住柔軟下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榻的酒店是在一條立滿了梧桐的老街,那片片綠葉雨打風吹去,伴隨著橙紅色的街燈緩緩落下,緊緊地親吻地面,最終泛出一片夢幻的水光。這樣溫暖的夜景終究惹人心醉,我在這一場春雨中看著仿佛沒有盡頭的街巷,想著我錯過的你的童年,竟久久地不能睡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還是沒有停,揚州的上空是不是總積著厚重的雲層,又是不是因爲常常有水的滋潤,這裏的人,才總那麽宛轉溫柔?通往朱自清舊居的那條小巷蜿蜒回環,青瓦白牆就在身旁,翠綠的青苔恣意地生長,我赤腳踏上青石板的路,地面濕潤冰涼,有那麽一點點的滑,無限的詩意就從腳底迅速地攀上了我的脊背。突然就很想留居在這裏,花一天去做一把油紙傘,像所有對江南有幻想的人一樣,沿著石板青苔,就著細雨,就這麽一直走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瘦西湖的景色也小巧得可愛。楊柳,橋,倒影,微風,這些杭州也有,可就是讓人覺得有不同的韻味。去湖邊的時候天空短暫地放晴過,因了正是傍晚,陽光打在瘦長的湖面上,泛出誘人的色澤。夕陽下的河流,像夢一般的發出金光閃閃的美麗。真想跳進去,哪怕片刻也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總在這座城聽見雁過的聲音。按理應是沒有的,但我卻清晰地聽見輕盈中空的鳥骨,依附著羽毛,劃過空氣與身體接觸,兀自孤獨驕傲地掙脫束縛,奔向藍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是不是因爲你曾說過,人類居住的這個星球,本身是不夠穩定的。藍天白雲英雄血,都是瞬間會消失的東西。即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也可能火山噴發,泥石流,全球變暖,彗星撞地球。做與不做都不會改變這不穩定性本身,倒不如像那些鳥兒一樣,明知向天空證明是無用的,也要讓這掙紮來得高傲美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這座城便與雁有了不可分割的密切。至少在我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免釋然,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我的執念,追隨你到揚州也好,不停地寫信也好,都只不過是像個徒勞的證明。也罷,就算我也像那些鳥兒一樣想讓這掙紮來得更高傲美麗,那也不錯。不是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:揚州真的很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岚于北京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.07.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還年少,我還是個不懂得愛情的孩子。但我知道我還在愛,可是,卻不知道愛的表現方式有那麽多種,就因爲年少,所以不知道哪種是最好的。我很平凡,就是一個青春時期的女孩子,有血有肉,會哭會笑,會因爲不被愛而悲傷,也會因爲被愛而感動。生命不熄,愛情不止。相信美好,相信愛情,相信那些花好月圓的結局是存在的。人生總有一些堅持,值得我們爲之奮不顧身。我知道我還是那麽深深的喜歡著他,雖然我們連朋友都不算,也許他知道我對他的心意,也許不知道。曾多希望我們可以做好朋友。可現在才知道那太奢侈,根本就沒有可能。時間那麽快,我對他的感情卻隨著時光的飛逝越來越深。我總是在逃避,自己的感情。因爲我害怕而且我知道他不喜歡我,所以我沒有親口對他說過我的心裏話。我們其實連一句話都沒有交談過。那在網上的寥寥談及也沒有多少。對他的喜歡還是那不可思議的一見鍾情。對過往念念不忘的人,注定要比別人累。我就是這樣生活著,總回憶著我們的一次次相遇。我真沒有想到早戀這種俗氣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我身上,但是每次一看到他我就完蛋了。我想要學畫畫。我非常想要學畫畫。如果我能有只像馬良那樣的神筆該有多好,我想她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。那樣我也可以把他那陽光般的微笑畫下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不是李白,繡口一吐便是半個盛唐,但是他不知道,在我心裏,他就是那半個盛唐。我曾經一度因爲他憧憬過那種溫情脈脈的境界,像冬日裏躲在愛人懷裏吃一只冰激淩,像哪一場夢裏和誰一人一口搶一糖葫蘆,一搖一拽間,蓬松出雲裏霧裏的幸福。可是我又那麽清楚絕望地知道,他不喜歡我。我真想知道,他喜歡的女生,會是什麽樣子的。你的出現告訴我生命多奇妙。世界太大我們太小,煩惱太多而溫暖太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淚是黑夜的河流,容顔是白晝的河床,只有你和悲哀被擱淺在岸上。是的。我受過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用力地試圖過一個人,驅逐他的身影,人睡之前,安眠以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執著地試圖忘過一個人,抗拒與他有關的一切,混沌之前,清醒以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怎麽樣,我還是不後悔遇到你,那樣一個讓我千轉百回的你,那樣一個讓我認定“君不至我不老”的你,那樣讓我哭了一次又一次的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只要能夠每天看見你笑,金蘋果遊戲就滿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