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頁
  2. 返回首頁

奔馳寶馬機分析-卒子

  小夜跟奔馳寶馬機分析說她想回去,我問她回哪裏,她說珠海。
這是我第一次聽說她的家鄉在珠海。
珠海是個怎樣的地方呢。
我一直不知道小夜曾經生活在珠海,因爲自我認識她開始,她就有一口流利的地方口音,甚至在這個城市裏,那些不知名的街道,和拐角好吃的餐廳她都找得到。她就像生長在這個城市一樣,與這裏融合爲一體,不可分離。
她對我說想回珠海是在我們畢業的前夕。那時候大家都在複習,昏天黑地的日子裏我不知道小夜經曆了什麽。她不太愛上學,說那樣不自由。就時來時不來的像幽靈一樣出現在教室的角落。
畢業後我和小夜不太聯系了,但是之前我們一起去了自然市場,那是專門經營花鳥魚生意的。進去之後香氣撲鼻,味道讓人依戀的不想離開。
我很喜歡魚,這源自于我的性格,我喜歡安靜,很怕吵鬧。我想魚是唯一一種不會發聲的寵物。
那天我和小夜與老板砍價,最終以260塊錢的價格買下了最小規格的水族箱。養了六條熱帶魚,爲了給它們加氧,水族箱的水循環響了整整一夜,吵得我幾乎神經衰弱。後來加熱棒在我不注意下爆掉了,那些魚就一命嗚呼了。
小夜送了我幾條孔雀魚,說這種魚生命力很頑強,不需要加熱加氧,幾乎在零度都可以生存。小夜說的沒錯。
我有時候失眠會蜷起腿抱著膝蓋看那些魚,水族箱的燈光很亮,那些小生靈在睡覺的時候一動不動,就懸在水中。尾巴像柔軟的紗。我想給小夜打電話,可播出數字後就幹脆只發條簡訊:它們很漂亮。
我知道她不會回,只有在早晨五點我熟睡時才會收到她的回複:你又失眠了嗎?
那年冬天,我去了步行街,在咖啡廳裏發現我的手機不見了。我去了警察局報警,希望能找回手機卡內的信息,但結果都令我大失所望。自從我的手機丟了,我就與小夜失去了聯系。
我畢業後把魚和水族箱全部送了人。
又去自然市場買了盆栽,其中有一盆含羞草,我買回來的時候幾乎都要枯萎了,我只是把它放在陽台上澆澆水。
今天夏天七月份,它開花了,是很淡的紫色。
我有時候也會想起小夜,不知道她過得怎麽樣,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回珠海。我後來在網上查珠海的資料,那是個既美麗又浪漫的城市,與香港只隔了一片海。
但我不知道小夜她會不會還對珠海那麽熟悉,像她在我的城市那樣從容,就像,魚在水中。

這是一場楚漢之爭。我是漢營裏一個普通的卒子,沒有車行千裏、馬兒飛奔和炮打翻山的本領,但是防守漢界,劍指楚河,沖鋒在最前面,卻是我價值的體現。
戰爭一觸即發,我被賦予攪亂敵方陣營的任務。我清楚地知道,我只能前進,不能東躲西藏,更不能有任何後退的想法。楚軍的弓箭手一開始便瞄准了我,可是,漢王認爲一個卒子死不足惜,故而也不增援,只是對我下令,只要沖進敵營,殺死任何一個敵人就完成任務了。雖然對漢王的態度深感心寒,但我明白我的職責,爲了自己的同胞,爲了自己的國家,我甘願赴湯蹈火。
令我感到意外的是,楚軍竟然也瞧不起我這無名之卒,舍不得用一兵一箭來對付我。也許,他們認爲我是微風,掀不起大浪。這等于給了我一個難得的機會,我怎麽能錯過!于是我冒著敵人的重重箭雨,成功越過河界。身邊的戰友倒下了,我很悲憤,一定要爲他們報仇。交戰初期,雙方都顯得較爲謹慎,敵我雙方的將領都還在自家陣地上窺視對手。我越過河界後就展開了遊擊戰,讓敵人防不勝防。
雙方大規模的戰鬥開始了。兵來將擋,場面非常慘烈。我機智靈活地戰鬥,當我把敵方一弓箭手斬于劍下時,敵方一個將領似乎才如夢初醒:“當初真該一箭把你射殺。”然而,此時他對我已無可奈何。
戰鬥還在繼續。漢王的一位骠騎將軍見了我,感到很意外,奇怪地問道:“你怎麽還沒有戰死?”說完匆匆向前奔去了,完全無視我的存在。我默然,我怎麽就不能戰鬥了?我的存在就證明了我的本領和價值。
這場戰爭很殘酷,雙方幾乎全軍覆沒,漢營只剩下我、一個裨將和漢王,楚營則只剩下楚王和他的一名貼身侍衛。
我本想直接沖進楚王宮,先取了那侍衛的性命,漢王的裨將卻輕蔑地說:“就你?你不行的!”說罷,一騎絕塵而去,只是他再也沒有回來,他在射殺楚王的侍衛時,被身負重傷的楚王斬下馬來。
楚王宮靜悄悄的,我以勝利者的姿態沖進去,楚王奄奄一息。我奔上前,把劍架在了身負重傷的楚王脖子上。
“一個小小的卒子,竟敢跟本王較量!”楚王很不服氣。
“其實你應該知道,你無法預測誰是你最後一個對手。你認爲我很卑微,無足輕重,這沒關系,你知道誰是勝利者就足夠了……”
彩霞滿天,江山如畫,奔馳寶馬機分析離開楚王宮,勝利而歸。

200